尿毒症妈妈:为了儿子我想活下去

来源:深圳新闻网

责任编辑:刘庆康

发布时间:2017-05-16

深圳新闻网(文|特区报记者许海峰,视频|刘庆康)2017年4月11日,深圳报业集团组织医疗队前往河源市江东新区古竹镇雅色村义诊,其间,身患尿毒症的邬密香的困境,引起了大家的密切关注。

老弱病贫的家


  邬密香今年31岁,是一个8岁孩子的妈妈,丈夫在珠海打工,家里还有60多岁的公婆,她家就坐落在雅色村尽头的一座小山脚下,围墙围着的小庭院里有一栋两层半楼房。楼房右侧边建了个鸡舍,里边养着些鸡鸭。
  邬密香站在家门口,身形瘦小,皮肤干硬而黑,一眼看上去,误以为她还只是个孩子,其实她已经31岁了,脸、嘴唇至裸露的脚趾,都是一样的病态的黑色,生活的艰辛和生命的顽强,都写在了脸上。
  见我们来了,密香赶紧去里屋换了身整洁衣服出来迎接。客厅里家具陈旧,茶几上杂乱地放着一些药瓶子,侧屋里堆满了腹膜透析液。


你不了解的,尿毒症家庭的苦
  邬密香说,四年前,儿子四岁时,她被查出患上了尿毒症,当时是万念俱灰,足足哭了一个多月,不肯做手术。
  后来经好友和家人反复劝说,不忍见年老的父亲、年幼的儿子失望,她勉强支撑下来,现在她每天要做4至6次腹膜透析,为节省医疗费,都是在家里自己做。


  所幸,公婆和丈夫都很支持她,为了筹集医疗费,她丈夫长年在外打工,为节省车费,春节都没回来。他那几千块钱工资对这个家来说是入不敷出,能借的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借遍了,已欠下了20多万元巨债,而密香的身体状况又每况愈下,每月的费用支出要7千多元。沉重的经济负担和病痛让这个家充满阴霾。
尿毒症病人不能劳累。身患重疾,邬密香不能如常人一般地工作,但她还是坚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每天早上6:30分左右起床,她给要去上学的儿子做早餐,一般会煮粉或面,里面放个鸡蛋,送儿子上学后,她就扫扫地,收拾一下屋子,接着给全家人做早餐,早餐后如果身体条件允许,她会在房前屋后散散步,活动一下身子。


 邬密香称,得了这个病后,最怕太阳,碰到没有太阳的日子,她也会帮着一起去地里拔拔草,丈夫常年在外,公婆也都60多岁了,很是辛苦。“不过,我很容易累,有时候实在太累了,一点事情都做不了。”眼看着全家人都在工作,都在为她筹集医药费而忙碌,邬密香自称,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我一想到儿子就全身发抖
  四年来,邬密香在希望与绝望中挣扎,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我一想到我儿子还那么小......就会全身发抖、喘不过气来。”“我就会拼命打电话,给阿丹,或我婶婶,我要不停地说话才会好一点。”每每夜幕降临,她会没来由地焦躁,恐惧。记者见到她时,她已经三天没睡好了,巨大的焦虑夺走了她的睡眠。
  随着病情的进展,密香除了每天口服药物外,每个月都要去惠州中心医院复查一次。每天都要自行腹膜透析4--6次(为减轻沉重的医疗费用只能自行透析)。2016年6月并发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如今又由于长期精神负担沉重患上了广泛性焦虑障碍。


我想活下去,我想看着他长大
  “妈妈,你要去哪里?”放学回家的小益帆一踏进家门看见密香换了一身衣服就紧张地问,脸上挂着7岁孩子不该有的担忧。“没事,妈妈不去哪。”密香抱过儿子,帮他取下书包说。小益帆松了口气,脸上绽出天真的笑,高兴地拿起电视遥控器……“他很懂事,每次我不舒服吃不下饭,他都会盛了饭菜端到我面前哄我吃;每次去别家串门,大人给的糖果他都舍不得吃,带回来给我吃……”看着稚嫩的儿子,密香闪着泪花说:“我想活下去,我想看着他长大,想给他应得的母爱,请你们帮助我 !谢谢你们。”
  活下去,陪伴儿子长大,付出母爱,这是一个女人最基本的诉求,可是在贫困生活和残酷病魔面前这个基本诉求却显得那么艰难,那么遥不可及,要想活下去,只能换肾!换肾需要50万!50万,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啊!
  面对这个困难的家庭,面对母爱最基本的诉求,也许我们可以说几句安慰的话,陪着掉几颗同情的泪,但是我们可以做得更多!俗话说,滴水成河,众志成城,你我小小的援助就能汇聚成一股暖流,为这母子俩送去温暖和力量,驱赶心头的阴霾!

募捐基金会: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


项目预算
50万元
善款将用于邬密香今后的治疗,善款达到50万元将考虑换肾。善款的使用接受基金会和社会大众的监督
捐献网址:http://ssl.gongyi.qq.com/m/weixin/detail.htm?showwxpaytitle=1&et=fx#p%3Ddetail%26id%3D24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