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廖丽婷:学生创业要不惧失败

来源:深圳新闻网

责任编辑:秦川

发布时间:2015-04-08

     主持人:我们也知道现在更多年轻人可能从校园走出来以后,他们的求职眼光还是公务员,或者国企这样的单位,我们也看到创客今天来的几位很年轻,创客以年轻人为主,我们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让创业创新的人吸引更多人的眼光,带动年轻人的加入?

  刘军:深圳“创客之都”概念非常好,但是可以进一步把它做实,我们本土的大学,研究生院,要在这方面实时的添加教育内容,这是一种启蒙,也是一种引导。其次我们还要把创客创业的增量人才面向全世界,全国,我们有这样的心胸吸引来深圳,吸引的路径在于创客文化,在于创新的文化,在于创客的平台的构建,他确实觉得这里是“创客之都”,确实有非常好的条件,10个高手创客就会来50个,因为他们有相互学习的可能,有很多想像空间。我想政府的逻辑起点应该是在搭建创客的平台,筑巢引凤。当我们创客多了,创业者多了,“创客之都”显然,我想起点在这里。大学生,我们并不排斥他考公务员,出来就业,找工作,那是正常的。但是中国人现在这种人口数量,特别深圳这种数量总有饱和的时候,所以去找不同的缝隙,自己创业,寻找创业,在深圳这种条件下,应该更是必然的。所以引导、推动是应该做的。

  廖丽婷:有可能,我自己创业也经历过心理过程,一份稳定的工作,到你不稳定,你要想以后怎么做。也有一些学生创业的例子,包括深大的师弟,也有一些甚至高中生,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就是创业不是一个我走了这条路,就没有办法回头了,或者做了这个决定,它的结果如果是失败,我会没有办法承受,不是这样的一种状态。你其实在做这个尝试的时候,第一自己要有一个比较客观的心态,我可以给一年,或者两年时间给自己,这是我的试错成本,我在这段时间试,如果成功了,就往下做,如果不成功,可以有其他的出路。

  胡志强:创业有可能产生更大的财富,让他社会经历,为人经历更丰富,不是说只能赚钱,成功这一条路。

  梅健:宽容失败。

  刘军:这正是深圳创业的文化。

  廖丽婷:第一,自己有这个心态,第二身边的人,尤其家人可以给他支持。会试错的成本,你约好一个,有一个君子协定,多长时间,可以试,不成功就回去读书,或者再工作也行。

  胡志强:深圳这个东西,这种父母的教育方式已经超前社会很多层次。

  梅健:我们现在每个大学在四年级都有一个所谓的就业指导的老师,你们将来怎么找工作,联系单位。

  刘军:现在我们已经有创业辅导。

  梅健:我上大学的时候没有,应该有创业的辅导,给学生讲创业会遇到的困难,还有一些基本的技能。比如说写商业计划书,大学生一教就会。比如教一些简单的财务知识,我曾经碰到一些创业企业家,完全没有财务知识,说这个月收入100万,支出50万,他说所有的利润50万,流水账对的,财务计账是不对的。对财务的理解不对,我们在大学辅导创业的时候,不需要他们都成会计师,但是简单的会计知识教一下。这两者很容易。

  刘军:这就不是上学时候的状态了,深大专门就大学生创业设计了很多东西,比如创业共享课,我讲商业模式,50个人,第一堂课不来的,砍掉,作业做得不好,砍掉,剩下的就是好学的人。目前国内商业模式的案例,成功的,失败的,深圳ITIT一夜之间神话,为什么,深入进去让他们了解这个商业逻辑。其次,我们有财务课程,有投资课程,都是我们开的,甚至商务礼仪都有。

  梅健:比如我是深大化学系能不能上?

  刘军:可以,共选课。将近3万人的大学,在我想像当中门道里都应该是人,特别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个氛围,我问了一下,现在总理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你们知道吗?他们摇头,也就是说创业的文化,创客的文化在大学这个内部,还没有渗透进去,变成很多大学生自然的选择,还是一种好奇,感到创业可能挺好玩,他不知道后面的艰辛,一定不是创客的那个概念。这一点还可以做大的动作,我就想深圳如果有这个想法,铺天盖地的氛围营造非常重要,甚至创客俱乐部直接开到学校去,学校给一个房间就可以了。我们深大现在有大学生创业基地,但是每年经费有限,筛来筛去,我很希望深大办一个创客基地,创业基地那个东西实际上让创客和创业合二为一,很多人不具备合二为一的素质,所以成功率不精准,如果先有创客基地,然后再有创业的基地,然后有老师上去辅导,上去传承,把创客成功人士请到学校讲课,这些人都是很聪明的孩子,他们嫁接这个东西填补空白,三四万人冲出来,深圳不是创客天下吗。多少聪明的人,但是很多人他不想,就准备找工作。

  梅健:深大是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学校,创科文化还不够广泛。学校的教育可以多一些弹性,比如国外很多人上大学的时候,出去玩一年,再回来接着念,国内好像不行。

  刘军:创业可以,创业成功再也不回来。教育有时候是悖论,人们装满了知识和过去成功的经验以后,他再也不突破了。当他一知半解的时候,恰恰是创意满满的时候,他有勇气和胆量,这个是悖论。如果都倡导大二大三出去创业,也有问题,因为里面有很多无效成本。

  梅健:我们给他选择权。

  刘军:我们举办过很多次的大学生的创业的讲座,沙龙,同学们热血沸腾,我也给他们泼冷水,创意可以做,创业里面有资金问题,组织能力、管理能力的问题,协调能力的问题,资源的问题,一大堆。我说你想好,很多同学还是一意孤行,有的是回来了。我想现在这个年代,或者说今年这个时刻,更好的一个形势,对深大的同学来说,也是一个创业的春天,应该有更多的涌现,我相信会有。下周二的晚上上课,我也会把今天论坛的信息传递回去。如果可能的话,我请你到课堂上去,我们有一个特别1+2课堂,两位创业成功人士加老师聊天,同学问,你讲完以后,我点评一下你的成功在哪里,同学们在不同产业成功里面获得一个比较,传统产业应该那样,高新技术应该那样,否则的话会被误导,认为创业就是一个模式。下一步我们准备在管理学院推进这个事情,还有MBA,我们已经在行动。

  主持人:特别感谢刘院长对大家的试错空间有一个很好的把握。

  刘军:我很喜欢创新,凤凰卫视有凤凰大讲堂,北大清华有一个中国经济大讲堂,我说深圳应该办一个全世界特别有名的大讲堂,就是创新大讲堂,深圳也资格说这个话,有资格把全世界集聚创新思维的人请到深圳来。我想今年这个时刻,深圳做“创客之都”的话,更应该启动这个东西,把深圳卫视,把深圳市特别有想法,甚至国内国外请来,一期一期办,这个具有标准性,也会对人才有引领性,让全世界知道深圳是“创客之都”。创业、产业相连接的事情也是可以想见的,文化的构建需要政府去引领,学校来配合,我们企业支持,这个没有问题。

  主持人:做好学校跟社会的无缝对接工作。

  刘军:深圳创新大讲堂放在深大,应该会办得很好。

  马天驰:刘教授把创新创业课推广下来,让我们校外的也可以参加。比如我想写商业计划书,我到图书馆借了书一看,懂了,但是跟合伙人的股份怎么份,找不到书。产品出来,做线上线下的推广,渠道成本怎么搭建方方面面问题。

  刘军:我们举办一个创业大讲堂,或者创业讲座,我们提供一些常规性的课程,请企业家、投资家,把它推广出去。

  主持人:下了论坛,我们酝酿一下这个事情。

  刘军:还有创业教育,可以结合起来。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各位嘉宾跟我们的分享,也给创客的创业之路,提供了很好的指引,相信深圳的创客一定获益匪浅,祝福深圳在“创客之都”的路上越走越好,再次感谢各位的分享,也感谢各位的收看,谢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