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胡志强:用”小而美“的定位突围

来源:深圳新闻网

责任编辑:秦川

发布时间:2015-04-08

     主持人:深圳正在打造“设计之城”“创客之都”,想请大家再谈谈对深圳在打造“创客之都”的一些想法。

  胡志强:我恰好是这两个字都有点沾边,我十年以前就是设计行业,08年提“设计之城”,到现在我跨入创客行业,深圳搞“创客之都”,政府有政府的考虑层面,一个城市有城市发展层面。之前政府没有去推广创客这一块,是一个很小众的群体,一帮工程师,玩电子的。但是有了政府关注之后,它帮这些小众群体有更高的点,得到更多人关注。虽然小众,但是有很高的前景,他会创造出更大的平台,有可能会被一个人发现变成一个很好的企业,有了政府这一块,我们关注点更多。政府推广之后,平台更高,机会就更大,导入的资源就会更多,成功几率也会高很多。并且会对整个深圳的形象,还有整个深圳所有的产业链条带来一些质的变化,我个人是这么认为。

  廖丽婷:其实关于创客在深圳,因为我当时加入在柴火刚成立的时候,然后一直陪着柴火成长,到后面去经营开放制造空间,这个圈子里面看着这个圈子一直在变化。像老胡刚才说的,一开始是一群技术人员在这个圈子里面,然后慢慢到现在创客热起来,创客空间突然开起来很多,从去年年底开始就有一点爆发性增长的趋势。其实有一个现象,你无论去哪个创客空间,可能碰到的都是一群认识的人,这个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样,可能是新开一间创客空间,负责人在深圳转一圈,看这里有什么项目,要不要来我这边,就会变成这样一种抢项目的状态。为什么这样,其实说明了项目数量很少,也包括很多创业的,无论咖啡厅,还是其他的创业的活动,或者路演大赛,你会发现来来去去也是那些人,可能十个项目,100个人听项目路演,也说明项目很少。这个也是我为什么把自己的事业的方向定在创客教育这个领域的一个原因,像刚才刘教授说的,在创业之前,它是有一段很长的时期,是通过教育,通过这样很长时间土壤的培育,才会出现一些优质的创业项目,我觉得深圳如果真正打造“创客之都”这个名牌,可以落实让更多项目可以诞生的话,是需要非常人力物力投在教育这段路上,才有这样的优质项目慢慢的出现,我觉得是这样的过程。

  胡志强:我说一下我个人看法,刘教授说的很对,质量问题,我其实很早关注到创客这一块,包括之前TS的一些运营,我们也在参与。为什么会自己出来做东方富海,我以前在柴火做产品开发讲座,TS长期的讲座,后面为什么自己做。我总结一个规律,深圳创客空间很少,只有柴火和TS,对创客服务不到位,大部分是来讲座一下,宣传一下自己的产品,很少真正帮助创客,深圳有庞大的创业链条的支持,深圳有工厂,有供应链,有各种各样的资源,全球的项目来深圳能落地,这是深圳最大的优势。我觉得有很多创客可能是因为我们接触的关系,他们学到了国外的一些皮毛,但是没有把深圳本土的优势发挥出来,国外的创客文化交流分享推广做得很好,深圳最大的资源其实就是生产,世界的工厂,深圳改革开放几十年的沉淀。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把这一块为创客转化出结果,我们之前做十年的设计供应链这一块,我们希望有更多像我这样的人,能够把创客空间做得更专业,能够把深圳更好的资源用出来,真正帮助创客。比如有一个眼罩,我们给他提供了很多深圳的设计和相关的支持,他才出一个新项目,你应该是创造更多的项目,而不是等现成的果子摘,如果你的空间能创造出果子,这个就是你对社会的贡献,也是对创客的贡献。创客空间可以多,我们更应该做精,做更好的服务质量,这样才能真正帮助创客,才能在新一轮创新当中我们有优势。

  主持人:总理之前视察过柴火之后,他说这样一段话,全民创新、万众创新,深圳能不能起到表率表率,深圳怎么起到表率作用?对于创客而言,应该怎么样发挥自己的优势?

  刘军:深圳是有条件的,第二,我们的产业、高新技术占60%、70%的比重,这些都很强大,所以它的拉动性不言而喻。第三,有一个我们可以改进的,深圳是特别强调实际的地方,它更多的东西是用市场来衡量的,衡量的好处就是能够跟经济收益,跟市场需求直接对接,它的不足筹备期被压缩。所以创意的空间就会被压缩掉,我想政府能够有形的手,把这一块做起来,和无形的手对接,更多的扶持创客的教育,更多的扶持创客的空间的一个建立。给出更多的补助,让他们心无旁鹜,就去高境界的创意。深圳不像一些古老的城市有积淀,创客本来应该是玩,它没有更多功利,但是有识之士看了认为是一个大企业的雏形,那是另外一部分功能。这是一方面。

  第二,在深圳应该大力创导创客文化,文化无孔不入,能够让更多人进入创客空间,有的是特别专业的,有的是业余爱好的,不至于一颗树上结几个果子,树底下全是吃果子的人。这样的情景,我们才可以称为创客之都,我想像这个情景可以实现,也是我们引领国内创客这样的一个应有的位置。

  梅健:我认为创客,我刚才讲了,更多是一个业余爱好,愿意设计一个创新的东西,好玩。我觉得咱们作为政府推动这个事情,从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我们现在既然创客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爱好,我们现在各个政府都有,比如我们都有群众艺术馆,青少年宫,我们在一些街道,一些区搞一些创客的公益性的场所,等同于青少年宫和体育场,有些人喜欢打球,有些人喜欢创造东西,为什么不能提供创客的场所。目前的创客空间都是商业机构,不是公益性的,这一块政府是缺位的。我们认为老百姓有创客制造东西的爱好,政府可以提供场所,就跟我们提供的其他公益性的场所是一样的,更接地气。你们愿意玩,就跟体育馆等等的,政府可以搞一些。

  胡志强:创客还是萌芽期,很多创客空间应用不成熟,不可能承担很多的社会责任,政府应该从教育,大众配给,文化推广这一块去支持。

  刘军:青春当中创意最旺盛。

  廖丽婷:过程中会诞生新的想法这样。

  梅健:要拉动创客的文化和创客的群体,就是政府要从创业方面,鼓励创业来拉动创客,培育创客。我们创客如果不把它变成一个真正的产品,或者不真正创业的话,就完全流于兴趣爱好,跟跳街舞是一样的,很多创业公司都是由于有一个好的创意,他自己或者被一个别的企业家发掘了商机,把它商业化变成一个创业公司,为什么现在影视文化公司那么值钱,就是因为创造了商业价值,明星都赚钱了。如果让创客的创意能够把它商业化,让这些创客能够赚到钱的话,就会鼓励更多人做创客,这就是对我们创意之都就是一个很好的建设。政府在早期的创业投资方面,要加大一些扶持的力度。就有更多人愿意把钱投到一个很早期的创客的idea,让它变成创业的公司。比如从税收减免,给一些优惠,就有很多人愿意做这个项目,就有财富效应。可能30个人,其中5个人创业了,变成亿万富豪,就吸引更多人做创客。从两端,一个是提供一些公益性的空间,物理空间,另外通过支持创业,拉动这些创客,引导创客,更多人愿意去创客,因为有了财富效应以后,更多人就愿意做创客,又好玩,又赚钱。如果完全好玩的话,可能拉动效应没那么大。

  刘军:变成价值链,创业到产业化,这是一条线,不要成为唱歌的人赚钱,写歌的人几块钱。我们说创客就是写歌的人,要培育大众创新,这个群体应该大。创业的人,他是某种性格具备的,所以他去发现商机,把它拉动,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前后逻辑关系。深圳的创业之都,“创客之都”就应用而生。

分享到: